大理国际影会:中国新的影像消费生态圈正在形成

2019-08-29 09:09:43   点击:
文章来源:色影无忌 
 
在中国众多摄影节会中,大理国际影会可谓独树一帜。它有一个响亮的口号:“影像看世界,典藏看大理”。用大理国际影会艺术总监鲍利辉的话说,就是打造一个国际影像交流和影像艺术品收藏消费的舞台。
 
\
  
       刚刚闭幕的第八届大理国际影会,吸引了30 多个国家和地区近600位摄影师和50余名策展人机构与策展机构参加,共展出8000多幅作品、400余个展览,影像收藏方面成交作品1057幅,单幅作品最低560元、最高达26.8万元。
 
  第八届大理国际影会期间,以“聚焦影像价值”为主题的DIPE国际摄影节主席联盟峰会同期召开,不断推动影像收藏消费生态的良性发展。
 
  大理模式
 
  著名摄影师爱德华·斯泰肯曾说:“我不曾见过任何一个因为作品销售上不成功而能走到顶端的摄影家。”
 
  我们生活在一个商业社会,个人价值的实现需要在商业系统里面才能建立。说白了,艺术不是阳春白雪,最终要进入消费市场。以何让艺术品展示交流与市场交易两者和谐自洽,大理国际影会采用了摄影节+影像博览会的模式。
 
\
 
  在以摄影作品展览为核心的摄影展区,进行艺术、学术交流;在以作品交易为核心的画廊展区,进行影像艺术品交易。展览与交易分置于不同区域,表面上相互独立,互不干扰,但在更深层又相互影响。
 
  “不同的摄影节会有不同的侧重,有些会注重当代性,能给艺术家提升知名度,但大理影会能将艺术家推向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这种模式无论对艺术家还是艺术品市场都是有益处的。”知名艺术家邸晋军说。
 
  大理国际影会艺术总监鲍利辉认为,正是因为大理国际影会有收藏市场,摄影师们在参加展览时,会更加严肃的对待自己作品,也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摄影艺术家:出路被打开了
 
  据鲍利辉介绍,本届大理国际影会除了在画廊博览会上达成了作品交易,在摄影展部分同样销售了不少作品,成果颇丰。
 
  在摄影展区,著名策展人高磊为“摄影黄埔俱乐部”所策展览中,展出作品51幅,共售出作品43幅。尺寸均为24英寸(含装裱),分别由七位藏家在开展当日购买。展览现场,还有衍伸品与伴手礼售出,初步估计影会期间总成交额约50-60万元。由杨延康策展的作品展中,也有40多幅作品被藏家收藏。同时,此次大理国际影会不少获奖作品也有不同程度的收藏。
 
\
 
  “摄影师的作品被收藏,是对摄影师极大的鼓励和支持。”鲍利辉说,在本届大理国际影会,一位云南作家带着自己的摄影作品首次参展,其中8幅作品被藏家收录,让这位作家倍感意外的同时也备受鼓舞。
 
  “中国的艺术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作品的出路,如果一个艺术家的的所有作品没有销售的话,对艺术家的持续创作会造成非常大的伤害。只有艺术家的作品被收藏了,职业艺术家才能看到希望,才能保持持续的创造力,有时间和精力创作更好的作品。”邸晋军说。
 
  “今年我是第二次参加大理国际影会,2017年参加了第一次。当年的《向佛的脚步》作品,取得了单幅销量第一的好成绩。”摄影师颜劲松说:“大理国际影会是个销售自己作品的市场,这是和国内各大摄影节相比还是比较独特的一个地方。此次展览我被收藏了27幅作品,也是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
 
  在本届大理国际影会上,颜劲松做了两个展览:一个是画廊展——《山海经-生花》系列;一个是个展——藏地作品系列之《等佛时光》。其中,著名华人收藏家靳宏伟先生收藏了颜劲松《山海经-生花》系列的一幅大版的作品。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张锐先生收藏并特别定制了藏地系列大版的《等佛时光》《向佛的脚步》《听佛音》三幅作品,据说将用于其日本冲绳的新开的美术馆。
 
\
 
  摄影师申云峰是第一次参加大理国际影会,也是他的摄影作品《仰望昆仑》的首展。原本,申云峰只是希望借影会为平台,做一次展示和交流,但让他意外的是,不少人提出要收藏他的作品。
 
  “以前摄影完全是为了艺术,完全不了解收藏,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作品以艺术品的方式进行出售。”申云峰说,通过这次参加大理国际影会,为他打开了艺术收藏市场的大门,让他了解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
 
中国影像艺术收藏市场正处于一个萌发的阶段,大理国际影会对影像价值的发掘,让一些摄影师开始积累市场收藏资源,同时也在逐步构建一个影像收藏消费生态。
 
  画廊:成交量高于往届
 
  大理国际影会闭幕后,画廊展区的纷纷报喜,大理国际影会艺术总监鲍利辉的微信响个不停:
 
  “艺天影像(画廊区)刚刚完成摄影节销售结算,特向您汇报:我们有5位艺术家的作品产生了销售。其中王鹏的作品《慈悲》在大理摄影节首次亮相,限量30版,阶梯定价,全部售出,对于我们这样刚创立不久,且尝试创新画廊运营模式的品牌,在这里得到了如此良好的市场反馈,让我们倍感欣喜。”
 
  “展会期间,立方体艺术馆一共有25幅作品被藏家收藏。其中有三位年轻艺术家的8幅作品被大藏家Sipa董事会主席靳宏伟先生收藏,艺术家张晨炫作品 let it be 在这次影会售罄,艺术家柳文辉铂金作品《你的翅膀之末是我的脚步之初03#》6个版次也在这次展会售罄。通过此次交流,我们更加明确了学术方向和市场需求,衷心的感谢大理影会搭建的与国内国际接轨交流的平台与渠道。”
 
\
 
  “本届大理影会是我们画廊销售最好的一届,销售26幅照片。”时光空间画廊创始人姜一鸣说,大理国际影会有机的把摄影节和画廊结合到了一起,已经成为了一个凝聚艺术家、策展人、媒体、画廊、藏家多方资源的平台,画廊推出的艺术家很快能够被行业媒体传播推广,同时也能被广大藏家看到和购买。对于画廊而言,一举很多得。
 
  “上一届大理国际影会,我们画廊有20多幅作品被收藏,已经感觉很不错了。而今年就明显好于上届,收藏量达到60多幅,金额也很可观。”观看艺术画廊创始人兼艺术总监牛恒立说,在影像圈内,大家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大理国际影会的特色就是收藏,尤其在艺术总监鲍利辉的推动下,呈现了一个非常好的局面。
 
  藏家队伍:正在逐步壮大
 
  在牛恒立看来,当下中国影像收藏可分为三个方面:
 
  1、 老照片的收藏。这类收藏注重影像的稀缺性、历史性和史料价值,通常会通过拍卖会进行;
 
  2、 影友和大众对影像的收藏。这类收藏更具消费性,收藏的出发点往往出于情感认同,或者是装饰性、功能性的需要。
 
  3、 专业和高端的收藏、职业藏家对影像作品的收藏。之前收藏的是书画、当代艺术,进而转入影像收藏。职业藏家是一种职业的、专业的、体系化的收藏,不仅会关注作品本身,还会关注艺术家过去的创作脉络,未来发展潜力。
 
\
 
  本届大理国际影会,像靳宏伟、钟维兴、谢子龙、张锐、王新妹这些职业藏家的加入,会影响和带动大理国际影会的影像收藏朝着更加专业、健康的方向发展。
 
  “如今,随着摄影术与智能手机的结合,并通过互联网的快速且有效传播,“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业已来临,相信伴随“艺术生活化与生活艺术化”的概念普及,一个大众化的摄影作品消费时代已经来临!”知名现代艺术收藏家张锐在本届大理国际影会收藏了近40件作品,且多是大幅作品。
 
  张锐开玩笑说:“地产开发商建立了居室硬件,而影像开发商则会在增加墙面含金量上进一步推动地产开发的升级换代与审美飞跃!感谢摄影师们的灵魂之作,做为当代艺术领域的消费者与供养人,我们也终会成为最后的受益人。”

\
 
  “今年的大理国际影会有一个可喜的现象:很多的影友、摄影人加入到了收藏大军中,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今年是全面开花的一年。”牛恒立认为,摄影师的介入,会加速影像收藏的观念的扩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摄影作品也是一件艺术品,它是有价值的,是可以被收藏的,是有升值空间的。”
 
  “大理国际影会是一个真正以市场为导向、以收藏为核心的影像盛会,历经八届的努力,他的模式和路径,与国际上成功的影会发展思路和脉搏相一致,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他的未来不可估量。”大理国际影会评委会主席、知名华人影像收藏家靳宏伟说:“在大理,我看到了更加轻松的、漫无边际的摄影,那是一种没有边际的成长的生命力。”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观点、图片、文字、视频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请联系我们(028-61993177),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

上一篇:IYZ爱燕子摄影工作室:十年前立下的flag,我全都实现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